承載一家人的微笑

    兩年前的四月,青海省西寧市的一個土族家庭迎來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小包。新生命的降臨讓整個家庭籠罩著喜悅和幸福。可剛一出生被抱在懷里,小包的家人就發現孩子的鼻子一邊是塌的,左邊嘴唇裂開。經醫院診斷,小包患上了先天性唇腭裂。更糟糕的是,小包的母親每晚給孩子喂奶的時候,總發現孩子的小臉漲得發紫,呼吸困難。起先,母親以為孩子患上了感冒,鼻子不通只能用嘴巴呼吸,去了當地的診所,即使打了很多消炎針也依然反復發作。有的醫生說是感冒,也有的醫生說是鼻炎。除了小包的病情,時不時來自街坊鄰居的冷眼也讓小包一家人陷入了痛苦、不甘和無助。小包的母親心里清楚:曾經聽說有因為不堪婆家嫌棄而離家出走的唇腭裂孩子的媽媽,也有把孩子扔給爺爺奶奶不聞不問的,更有不敢帶孩子回家見長輩而常年在外打工的。望著孩子熟睡的面龐,小包的母親深深地嘆息。


    一天夜里,小包的父母結束田地里一天的勞作,腳剛踏進屋里就聽見孩子“嗚咽”的哭聲。小包的母親湊近一看,才發現出門前給孩子喂的母乳全部從孩子的鼻腔流了出來,小包眉頭緊皺,表情痛苦,呼吸又一次陷入了困難。包媽媽心疼極了,更擔心的是孩子會不會因為嗆奶引發生命危險。于是夫妻倆抱上孩子,立馬連夜從家里趕往附近的醫院。經醫生診斷,小包每次嗆奶正是因為腭裂導致的鼻腔和口腔相通,吸吮時不能在口腔內形成負壓,才使得小包吸吮困難,吞咽乳汁時容易從鼻腔溢出,如果長期這樣,會導致進食量不足,營養不良,影響生長發育。甚者,喂養不當不僅會引起嗆奶,還會導致吸入性肺炎,孩子的營養不良又容易造成炎癥遷延不愈。這下小包的父母瞬間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看著一旁孩子難受痛苦的表情,小包的母親焦急地問道:“這么嚴重,有什么辦法能救救我家孩子嗎?” 醫生解釋道,就目前狀況來看只有給孩子進行唇腭裂手術才能從根本上緩解癥狀。“那…治療費用得需要多少啊?“估計完全治愈也得上萬了”。夫妻倆又一次陷入了困境,上萬元的手術費用讓一個年收入只有幾千塊的家庭措手不及。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小包的父母也嘗試過用各種方法來緩解孩子的痛苦,有的時候小包的母親就整夜給孩子用生理鹽水清理鼻腔,父親也會步行數公里去鎮上的診所跟醫生討教唇腭裂的相關知識,從那次嗆奶以后,小包的母親再也不敢把孩子一個人放在家里,于是每次去農田干活時,她總是會背著小包同行。有的時候一干就是一天,長時間的勞作讓小包的母親經常腰酸背痛,即使這樣,她還是不辭辛苦地背著小包日復一日地干活。“不是每一個孩子的出生,都是那么幸運,都是健健康康地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我的孩子得了這個病我就得對他負責,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母親笑著說。

 

    小包在父母精心地照顧與呵護下一天天地長大。終于在小包快三歲的時候,他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轉機。那時,正值微笑列車唇腭裂集中手術暨區域培訓落地青海站,聽聞微笑列車此前已經在河南,海南,貴州,寧夏等地都成功召開集中手術,且手術活動剛好涉及唇裂修復、腭裂修復、牙槽嵴裂修復及唇腭裂正畸等各個治療環節,治療成功率非常大。小包的父親立刻意識到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他滿懷激動又小心翼翼地向微笑列車工作人員咨詢了微笑列車項目。當醫護人員了解到了小包的情況后,立即讓小包前往當地的合作醫院——青海大學附屬醫院接受術前檢查和治療。

 


    在微笑列車的幫助下,小包入住了青海大學附屬醫院口腔科病區,經過一系列完善的檢查之后,小包的身體狀況良好,完全符合手術條件。準備完成后,麻醉師要為小包進行麻醉誘導,讓他肌肉松弛,再從口腔插入導管,以便進行輔助呼吸。麻醉呼吸機上的指示燈開始閃爍,手術即將開始。一場成功的唇腭裂手術,需要手術室、麻醉等相關科室的密切配合,并保證每一個環節的順暢銜接。 隨著鋒利的手術刀準確的在預定好的位置穩穩的切入,緊接著一針、兩針、三針,創面被細致地縫合……經過一個多小時緊張的手術,小包終于被推出了手術室。


    順利結束唇腭裂手術之后,小包的恢復情況良好。從此,小包終于能夠正常進食,呼吸和說話,他面帶微笑的樣子使得全家人的期待焦慮和淚水都幻化成了一個微笑。



    自1999年駛入中國以來,微笑列車至今已實施超過40萬例免費手術,每年常規資助全國300余家合作醫院,開展近3萬例免費唇腭裂修復手術,免費培訓全國各地醫護人員逾10000名。青海、甘肅、湖北、廣西、上海、云南、河南、江蘇、山東、新疆、海南、遼寧……微笑列車停靠的每一站,無不承載著每一個唇腭裂家庭的微笑。他們帶去的不僅僅是專業的治療,更是滿滿的幸運和對每一個唇腭裂家庭真誠的祝福。我們期待一次次見證微笑奇跡,更希望幫更多的孩子擁有重新開啟人生的勇氣和動力,延續微笑傳奇。


吉林快三跨度乐彩网图i表